当前位置:主页>乐器考级>

取消音乐考级?早干嘛去了

来源:网络  作者:佚名  时间:2022-01-09  

文 | 张燚

2021年举世瞩目的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指挥家李心草提出“调整音乐类考级方式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制度”的议案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此话题因为会议的规格,已形成音乐界少见的“事件”。

让我们打开脑洞,将时光倒转34年。那时候在你面前有一个“开始”按键,如果你按下就会在中国启动音乐考级,不按中国就不会有音乐考级的存在。你该如何选择?

选择“不按”历史将会如何发展?不知道。但我们知道“按”的结果。

音乐考级从哪里来?

音乐考级并非中国的发明。国际上影响最大的“英皇考级”始于1889年,另一个颇具国际影响力的“圣三一考级”也是英国制造——“圣三一”全称“伦敦圣三一学院”,其考级比“英皇”还早12年。

香港曾受英国殖民统治155年,音乐考级较早即进入这里。1987年,毗邻香港、“得风气之先”的广州钢琴学会在内地拉开音乐考级的序幕。随后,上海音乐学院、中国音乐家协会、中央音乐学院等单位也都迅速推出自己的音乐水平考级……目前为止,文旅部公布的“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机构名单”已有100家(其中一大半都设有音乐考级),而事实上“发证”的单位又远多于这个数字,应在600家以上。

即便是当初“挑事儿”的英国人,恐怕也想不到我们在音乐考级方面竟然有如此大的热情。

音乐考级为什么来?

音乐考级有好处,它可以“加快艺术教育普及”,“促进社会音乐教学的科学化和规范化”,“为大众提供一个公平而科学的音乐能力水平鉴定考试”。

事实上呢?在这个高立的“flag”下,却是其他的“好处”。中国传媒大学《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》显示,2019年国内音乐考级报名人数约169万人次,其产业规模达到848.5亿元。在考级快速发展的进程中,经济利益才是事实上的核心动力:相关机构和个人打着考级的旗号招生,从考级承办机构、音乐培训机构到专业教师每推荐一个考生即能拿到相应提成。

为了有更多的琴童参加考级,机构和教师会打造自己的“话术”,比如“给孩子一个锻炼机会”,比如“让孩子有一步一步前进的方向感”,比如“证书再多总不嫌多”,比如“升学考试有加分”……

“英皇考级”市场调查显示,在全世界的音乐考级中亚洲地区发展最为迅速,在亚洲的音乐考级中中国发展最为迅速。在一个具有千余年科举考试传统的国度里,人们习惯于通过考试来证明能力,以及证明“我家孩子比你家强”。

“如果这个音乐考级还与升学考试挂钩,那更是要考了,否则我家孩子才没时间学音乐呢!”

音乐考级留下了什么?

当证书成为目的,音乐考级也就很容易通过了。因为,这个机构不容易通过,教师和学生就会选择那些容易通过的机构。反正你这里是“10级”,人家那里也是“10级”。为大众提供一个公平而科学的音乐能力水平鉴定考试?不存在的。甚至有些地方放水竟然放到100%的“成功率”,报考就能拿证。

既然有级别,还是要有相应的曲目要求。好的,那我们就别管循序渐进、“操千曲而后晓声”了,这一年就“死啃”这一首要考的曲子吧。这样一来,琴童痛恨音乐也就顺理成章,在教师的“压榨”、家长的期盼下考过“最高的”10级后自然是视音乐为仇寇。促进社会音乐教学的科学化和规范化?您讲笑话了。当然,我们还很容易看到,考过10级的琴童很可能根本就唱不出所弹乐曲的谱子,其不过是劣质的鹦鹉学舌而已。

2000年前后,一些学校还在升学中为有一定音乐级别证书的学生加分,这就更为考级打了鸡血,揠苗助长式音乐教学成为音乐考级的绝对主流。“学琴为考级,考级为拿证,拿证为升学”,不要说作为发展目的的“人”不见了,此中连作为教育路径的“音乐”都不见了。

这还带来音乐教育市场的反向淘汰。一些专攻考级、揠苗助长的教师得到追捧,潜心育人的教师却遭受蔑视。
取消音乐考级?早干嘛去了

音乐考级到哪里去?

假如当初真的有神灵能决定要不要按下中国音乐考级的“开始”键,我一定建议他选择“不”。但是,历史没有假如。并且,我也不认为李心草的“取消”提案会成为国家行动。

所以,他的“调整”提法更具现实意义。这方面很多人已经提了很多建设性的“调整”意见,比如规范市场监管、考级机构加强自律、改革考试内容和形式等等。我则认为,当务之急是把考级“拉下神坛”。

我们要知道,技术或许可以定级,但是艺术的真谛在于创造,无法定级。头顶一个碗是一级,头顶三个碗是三级,这很不“艺术”。

家长们要知道,所有的艺术考级都是“业余水平考级”,考过最高级也不过是业余水平。在当下的考级环境中更是如此,拿到10级证书也极可能连最基本的音乐素养都不具备。并且,以考级拿证为目的一定会违背学习规律,很容易伤害到孩子的兴趣、音乐综合素质甚至身心健康。

家长们还要知道,无论机构怎么承诺,事实上所有的考级证书都不会在升学中加分。2018年我国已经全面取消奥数等项目的加分,又怎么可能为一张毫无公信力的音乐等级证书加分?极少数学校(一般是质量不高的学校)还在为艺术特长生加分,但也不是看考级证书,而要经过迥异于音乐考级的专门音乐考试。

音乐是我们的好朋友,但音乐学习一定要理性。绝大多数琴童都不会走上音乐专业之路,我们更要关注如何通过音乐来帮助孩子成长而非如何拿到证书。音乐不是目的,证书更不能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