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中阮>中阮演奏视频>

中阮独奏《加州旅馆》好听极了

来源:腾讯  作者:佚名  时间:2021-01-14  

  整体赏析

  作为老鹰乐队最成功的作品之一,《加州旅馆》已成为美国具有象征性的歌曲。经典的吉他旋律、诡异莫名的歌词内容、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怀让这首歌征服了大量听众。该曲在演奏技术上亦古典、亦民谣、亦摇滚的编配,无疑会让许多对摇滚乐有误解的听众体会到摇滚乐的巨大包容力,以及真正优秀的摇滚乐手在音乐技术运用上的宽度。

  《加州旅馆》在某种程度上是精神自由的象征,它呈现出了一位走在通向20世纪70年代高速路上的嬉皮士所追求的理想与精神世界的自由。在没有数字化、没有声光电的时代,这首质朴却打动人心的歌,几乎就是美国乡村音乐的代表词。

  歌词解读

  该曲最大的争议源于其歌词表达,这些歌词本身就是对当时20世纪六七十年代摇滚乐手糜烂生活的艺术再现,它以一种诡异电影的节奏,让女人、吸毒和淫乱变成飘忽的形态,如夜间游走的鬼魅一样在歌词中跳跃。

  歌词在一开始就有“大麻气味”的暗示,而“头感到发重”也是吸大麻烟的特征。“lit up a candle”也是一个吸毒的常用语,在后院跳舞更是吸毒后失控发作的一个现象。自愿戒毒院介于疗养院与戒毒所之间,主要是为中产阶层开的,而淫乱现象更是七十年代中产阶层放荡后的一种常态。毒品的瘾性使得你可以在某段时间痊愈而离开戒毒院,不过却永远无法摆脱那重蹈旧轨的阴影,这正是“你可以一时结账,却永远无法离开”的写照。

  1969年的伍德斯多克(Woodstock)音乐节,被视为摇滚的颠峰聚会,而该曲的歌词“自1969年我们这就再没那东西了”暗示在伍德斯多克之后,摇滚的精神已经不再存在了。还有人认为1969年是20世纪60年代最后一年,自那就再没有自由、和平、平等的精神。美国进入20世纪七十年代后,就遭遇到了中东石油危机、越战的失败、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等,仿佛一夜间,美国的精神面貌就从奋斗的青年们变成了庸俗与颓废的中年了。

  歌词的诡异也可能是受到精神病院的启发,歌词中与之相关联的暗示有:“不断有远处声音”的幻听想象;“天堂和地狱”指精神病人中某些如恶魔的邪恶人性和如天使纯洁无知觉;在后院里病人如着魔般的跳舞;头脑思想扭曲正是精神病的直语;自己思想的囚犯也是暗语;想杀死恶魔却总杀不死的精神病幻觉。当然精神病也和毒品一样,你可以觉得你暂时是正常了,却无法保证将来是正常的,永远无法离开那阴影。